• <li id="egym5"></li>
    <li id="egym5"></li>
  • <li id="egym5"></li>
    <sup id="egym5"><menu id="egym5"><td id="egym5"></td></menu></sup>
    <sup id="egym5"></sup>
  • <li id="egym5"></li>
  • <sup id="egym5"></sup>
  • <sup id="egym5"></sup>
    <div id="egym5"><s id="egym5"></s></div>
    <sup id="egym5"><menu id="egym5"></menu></sup>

    從缺氖氣談起,俄烏沖突下陰云密布的電子產業

    2022-03-31 18:28:21

    實際上,在俄烏沖突爆發之前,烏克蘭供應氖氣的不確定性就已經存在。在2014年的克里米亞沖突中,氖氣價格暴增600%,這直接影響到了烏克蘭作為氖氣供應國的地位,不少電子產業供應鏈上的企業開始擔憂烏克蘭的氖氣供應穩定性。據說當時半導體行業刻意通過調整軟件邏輯、優化氣體填充流程,削減了氖氣用量20-40%。


    前不久,SemiAnalysis的分析師寫過一篇文章談當代世界格局下全球供應鏈的不穩定,導致了半導體行業逐漸走向區域化——regionalization,這是個挺有意思的說法。我們前兩年采訪瑞薩高層時也聽到過這個說法。


    基于半導體行業的復雜性,這原本是個需要全球各國、各地區分工協作才能出成品的行業,各種材料、裝備、工具,芯片設計、制造、封裝等各個環節都有全球各國的參與。


    但隨著這些年國際格局、新冠疫情、自然災害等各類因素的影響,全球供應鏈出現了大量不確定性。不僅是中國在尋求構建全產業鏈,全球各國都有所謂的半導體“區域化”趨勢走向——雖說這種趨勢未必就是構建全產業鏈。比如韓國、日本政府最近都有針對本地半導體制造更大幅度的激勵措施;美國、歐洲更不必多說。


    不僅是中美貿易摩擦在全球范圍內產生實質性影響,前年的日韓貿易戰可從更具體的層面看清,這兩個國家在供應鏈上所處的位置,及這場貿易戰對兩國產生了怎樣的影響。這種程度的局部矛盾還是不斷上演。而近期的俄烏沖突又是一次生動的供應鏈破壞示例。尋求更加自給自足的發展思路,似乎已經成為全球的主旋律。


    從氖氣短缺談起


    俄烏沖突爆發后,不少分析機構已經列舉了材料短缺對電子產業的惡劣影響。有關氖氣體短缺應該是最早見諸報端的——這么多年來烏克蘭一直都是氖的主要供應國。在俄烏沖突發生以后,烏克蘭的氖氣幾近停產。烏克蘭兩家主要氖氣供應商分別是Ingas和Cryoin。recode前不久報道稱,Ingas處在沖突前線,而Cryoin則正在為可能的沖突做準備。


    氖氣是芯片制造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尤其用于高精度的激光光源——或者說光刻環節。recode此前采訪SUNY Polytechnic Institute納米工程教授Unni Pillai,他說:“氖氣是一種緩沖氣體。產生激光對應波長的過程中,需要惰性氣體參與。”


    氖氣的主要來源是空氣,制造廠需要用專門的空氣分離技術,將氖氣以液態制取出來,得以令其與氮氣、氧氣之類的部分分離。氖在空氣中所占比例非常少,需要很多空氣才能制取得到半導體行業所需的氖氣。最便捷制氖氣的地方一般是煉鋼廠,作為其副產品存在——俄羅斯是這方面的主要來源,隨后再轉往烏克蘭進行過濾——Ingas和Cryoin就是做這件事,來滿足芯片制造的需求。Techcet消息稱,去年半導體制造級別的6.67億升氖氣,有大約一半是烏克蘭產的。


    不過實際上,在俄烏沖突爆發之前,烏克蘭供應氖氣的不確定性就已經存在。在2014年的克里米亞沖突中,氖氣價格暴增600%,這直接影響到了烏克蘭作為氖氣供應國的地位,不少電子產業供應鏈上的企業開始擔憂烏克蘭的氖氣供應穩定性。據說當時半導體行業刻意通過調整軟件邏輯、優化氣體填充流程,削減了氖氣用量20-40%。


    Techcet稱,2016年烏克蘭在全球半導體制造的氖氣供應中還有70%的占比。但隨地方沖突加劇,很快不少新的氖氣供應源出現。比如林德此前就在美國德克薩斯州花了2.5億美元投資氖氣生產;中國、韓國都隨后有了自己的氖氣供給。烏克蘭在氖氣供應鏈上的地位日益下降。


    另外,部分機構在某些時刻也有導向行為:比如在俄烏沖突之前,白宮就開始建議芯片制造商尋找其他氖氣供應商;有部分企業聞訊后就開始囤積存量,或調整氖氣使用方式。絕大部分分析機構都認為,短期內(1-6個月)俄烏沖突并不會對行業造成很大程度的影響;但沖突遲遲不落幕,仍造成了供應鏈的潛在危機;中短期內,缺位材料的價格上漲也仍是不可避免的。


    長期連鎖效應



    氖氣只是俄烏沖突過程中給半導體制造產業鏈帶來影響頗具代表性的其中一個,其他存在供應短缺潛在危機的材料還包括C4F6(六氟丁二烯)——這是蝕刻過程中需要用到的材料,Counterpoint Research在報道中稱C4F6的短缺對于3D NAND制造影響尤甚。


    此外還有鈀一類用于PCB基板制造的材料,原本俄羅斯的供應源也十分重要;鈀、鉑、銠也都應用在汽車催化轉換器中;還有氮化鈦(TiN)這類廣泛應用在半導體制造中作為diffusion barrier存在的材料——俄羅斯是鈦的第二大輸出國;俄羅斯作為鎳的重要供應國之一,鎳的潛在缺位對鋰電池生產會有比較大的影響。


    實際上,局部沖突直接造成的停產以及各種貿易禁運都只是供應鏈短缺的一個組成部分。俄烏沖突過程中,各區域勢力的其他操作更為缺芯大環境雪上加霜,比如說俄羅斯被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致其交易更有難度。


    與此同時,材料短缺或潛在短缺也將產生各種連鎖效應。比如說中小芯片制造商及其上游供應商面臨著更大的供貨壓力,因為大型企業有著更強的購買力和話語權。另外長期來看,芯片制造商在此過程中可能下超量訂單致原材料供應問題更大——就像此前已經存在的缺芯潮那樣。


    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世界局勢變得緊張本身,也將令電子產業供應鏈上、身處不同地理位置的市場參與者不得不重新評估供應鏈關系、投資與生產計劃。這都給行業帶來了更大的不確定性。最終的走向,可能就是文首提到的,半導體制造產業逐步從全球化,走向某種程度的區域化——這也將推高行業成本。


    我們看到,這兩年作妖的大環境問題還不在半導體行業本身:COVID-19、日本大火與地震、美國惡劣天氣、中國臺灣缺水,諸多跨國企業的工廠停產停工......加上緊張的世界貿易格局,以及俄烏沖突這種區域性突發事件,都讓行業很難在短時間內消停。這些甚至還可能在未來成為發展的主旋律,與諸多市場參與者不得不納入考量的風險因素。


    行業不確定性的影響在加深



    本月月中Counterpoint Research刊文談到烏克蘭危機對于汽車產業原本恢復態勢的扼制。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汽車產業受到缺芯的影響,許多車企因缺芯而減產;原本預計2022年,汽車產業會回暖。但Counterpoint Research認為俄烏沖突破滅了行業的回暖希望。


    拋開原油、天然氣價格問題不談,俄烏沖突也仍然對汽車產業帶來了十分負面的影響,包括:


    第一,前文談到的原材料與關鍵器件短缺造成的停產。除了氖氣、鈀鎳鈷等材料的缺位問題,長期終將產生影響;據說德國在器件短缺方面受到的影響最大,因為烏克蘭是線束線纜的主要供應國之一。不少供應商都位處西烏克蘭,在地理位置上與德國汽車制造商比較近。俄烏沖突后,大眾、寶馬、奧迪、梅賽德斯奔馳、保時捷都在減產。俄烏沖突在這個問題上對歐洲汽車整車廠造成的影響,比COVID-19更嚴重。


    第二,俄羅斯也是較大的汽車市場,但隨著俄烏沖突持續,不少汽車制造商,包括Tier 1等各級供應商都停止在該國的業務。即便是像斯柯達這種堅持工廠運作的企業,生產進度也仍然受到了各種制裁措施、俄烏沖突本身的影響。這些都是汽車產業營收的直接損失。


    Counterpoint Research總結說,汽車產業當前正遭遇動蕩期,OEM廠商需要考慮應對長期危機的對應舉措。我們認為,像汽車這樣眾所矚目的焦點產業,也不過是當前世界大環境下,相關電子產業的受到惡劣影響的對象之一。它有利于我們持續觀察現象和問題。而像這樣的大環境不確定性,給原本高速發展中的半導體與電子產業,造成了重重障礙。


    來源:國際電子商情公眾號


    日韩av线上丝瓜app污